禅修的启示(中)


  记得私募基金经理但斌曾说过,如果一个导演想拍一部当代投资大师的传记类电影,巴菲特本应是最经典的人选,但索罗斯却更可能会被选上。为什么?因为人们天生容易对刺激性的事物产生强烈的反应,人们喜欢戏剧性的人生。索罗斯,一代金融大鳄,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大起大落,一会儿跟美英政府斗,一会儿又在亚洲国家搅得天翻地覆。如此这般的经历,稍加“演义”,就能拍成一部不错的商业巨片。而如果换成巴菲特呢?一个老头儿,深居简出,不论政权更迭、战火蔓延、还是经济危机,都没有改变他的信念,坚守着那几个已经被世人熟知的投资信条。的确,投资是对人性最全面、最严酷的考验,一个人的性格中有哪些致命的缺点,资本市场就会集中攻击这个缺点,直到将其击垮。我相信,巴菲特一定也是一个能够常常生活在当下的人。听说他的房子一点儿都没有世界首富应有的气派,他的办公室远离华尔街,他从不关心实时的股价。这一切都能让他自己远离外界的干扰,有更多的时间去倾听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觉,不受情绪的左右。在他的大脑中,不存在“过去”的股灾造成的心理阴影,也不存在对“未来”可能发生的危机的忧虑,他只专注于当下、此时此刻,一家公司、一只股票真实的内在价值。当下,赋予了他一个全新的维度去看待时间、看待历史。

 

  上帝只会把财富交给最具智慧的人来打理。

 

未完待续……

 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