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29岁的尾巴

Categories: LifeBook
Comments: No Comments
Published on: October 21, 2014

前一阵看了侯孝贤的《恋恋风尘》,豆瓣的8分好片。在香港满街头的好莱坞大片的洗脑下,习惯了那种充满声光色效悬念肉欲的表达方法,如今看《恋》这种抒情片的确是需要十足的耐性。用高晓松的话说,那个时代的爱情,就是两个字,等待。而我想起小时候充满我们记忆的西游记、新白娘子传奇、我爱我家、仙剑奇侠传……那又何尝不是一种等待。我们等待唐僧九九八十一难取回真经,等待许仁林金榜题名接白娘子出雷锋塔,等待那个听了无数遍的笑点并乐此不疲,等待李逍遥斩拜月教主救出灵儿和月如。

长大了之后,等待似乎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。电视剧再也不用等待,因为用BT就可以轻松把整部剧集拖到本地用快进两个通宵扫完;电影再也不用等待,因为好莱坞每年量产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可以支配的时间;游戏再也不用等待,以前要等期末考考了全班前10名才能买回家的游戏,现在就只占自己收入的千分之一。

都说人生要经历三个阶段:

  1. 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。
  2. 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是水。
  3. 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。

第一个阶段是我们初次认识世界的过程,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;第二个阶段我们开始对世界产生了怀疑,翻山越岭去寻找答案;第三个阶段,在我们走遍万水千山之后发现,这世界其实万变不离其宗,无非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

我想,人过了30岁,第二阶段才刚刚开始,已经想通了一些事情,但更多的事情在等待自己去探索。自己常常在想,等到我财富自由的那一天,就天天回中文大学去旁听各种各样的课程。

我想学习金融是如何做为经济的血液加速了世界的运转;我想了解宇宙的起源和时间的简史;我想学习催眠,更深入的了解自己的内心;我想学习电影,想知道好莱坞银幕背后的私密;我想学习欧洲的历史,看清现代文明的起源;我想学习交响乐,听懂贝多芬和莫扎特的每一个音符;我想去旁听许子多的中国文学课,梦回那群星闪耀的年代;我想走遍尼泊尔、印度,去禅修,去学习佛理,去体验生死轮回。

子曾经曰过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。我想,子要是活在这个全球化和信息爆炸的年代,估计不敢夸下这样的海口。

罗素说,人活着有三个理由。

第一个理由是“追求爱情”(longing for love)。因为爱情会带来“狂喜”(ecstasy),这是其它任何经历都做不到的;爱情能减轻孤独,让你对生活不再那么恐惧;爱情能创造最美好的人类生活,仿佛天堂的缩影。

第二个理由是“追求知识”(search for knowledge)。因为知识能让我们理解人的内心,理解自然界,满足我们与生俱来的好奇心。

第三个理由是“同情心”(pity for the suffering)。当你看到他人受苦、看到饥饿的孩子、看到被压迫的人民、看到被虐待的老人,看到人类的孤独、贫穷、痛苦,你的内心都会难以平静。我们活着,就是为了减轻一些这种苦难,不仅为了帮助他人,还因为我们自己也是这种苦难的受害者。

用中国古话来说,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吧。能活出这三个理由的人,我想人生可以算圆满。

特此留念29岁的尾巴 ~

四川四姑娘山大峰

未来

Categories: LifeBook, 思前想后
Comments: No Comments
Published on: July 1, 2013
 
对于人生有两种有趣的理解的方式。
 
一种是蝴蝶效应,比如今天早晨你在刷牙,多刷了两秒钟或少刷了两秒钟,出门后你遇到的人和事已经完全不一样了;比如那一年的高考,那道题是选C还是选D,写下答案的那一瞬,你的未来或许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。
 
2013走完了一半,这半年来的生活可以用“戏剧化”来形容。半年前,很偶然的机会,在Facebook上认识了一个完全无任何交集的韩国女孩,她改变了我这半年所有的生活轨迹:感情、旅行、打工,到毅然提前辞职,并机缘巧合地组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团队一起创业。这一切全因她而起。回头想想,如果那天我刚好有事外出,或许我就会忽略了这个陌生朋友发来的Facebook请求;如果那天我在家看书入了迷,或许就不会花时间去浏览她的Timeline和Profile,发现原来我们有这么多共同点;如果那天我不主动给她留了一句话,或许我们老死不相往来?又如果,Zuckerberg那年SAT考砸了没上哈佛,或许Facebook就不会诞生。照这么推演下去,两个人的相遇,是否可以无止尽的追溯到宇宙大爆炸?
 
另一种理解人生的方式是宿命论。
 
如果说仙剑1留给我的更多的是童年美好的回忆,那么仙剑4带给我的则是一次人生观上的转变。我们以为我命由我不由天,但其实,我们都在命运的轨道上前进。云天河注定遇上韩菱纱;而就算不是韩菱纱,也会有另一个“菱纱”带他走完他注定要走的路。
 
当然,这么理解宿命论好像是教人放弃努力。更积极的理解方法我觉得是这样:我们今天所做的每一个行为,都会经过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影响到我们未来的成就,但,这个连锁反应经历时间之长,让人们在逻辑上根本找不到二者的直接联系,于是我们归咎于“宿命”。佛家说有因必有果,可时间的维度常常蒙蔽了人们的双眼,让人追溯不到成因,看不透轮回。
 
如果一个人的思维里,没有了时间这个维度,那么世界上再没有昙花一现,没有烟花易冷,瞬间即永恒。当因与果的距离从此消失,他是否更能够看清这个世界的真相?
 
也许我本来就注定就要走上这条路,如果没有遇上她,也会有其她人、其它机会,把我推上这条路。未来会是怎样?如果没有时间,哪来的“未来”?当下所走的每一步,就是未来。
 
“佛教认为,在大千世界之中,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婆娑世界,是一个好坏参半不完美的世界。我们的人生是否因此也注定是不完美的?果然如此的话,我们不必因一时的成功满足而飘飘然,也不必因某些愿望的落空而苦闷。在残缺不全、喜忧参半的经历中,珍惜那些有价值的片刻而去尽心做些有意义的事情,努力从这些经历中去感悟一些道理,与同样用心做事的朋友们分享,在尽心尽力的同时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,是否还算是尽到了做人的本分呢?”
— 谢耘《修炼-我的职场十年》

 

 
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
 
page 1 of 1

Follow Me
FacebookGooglePlusLinkedInrenrenTwitterSina
Email 订阅此博客

请输入你的邮件地址:

新浪微博

Welcome , today is Tuesday, October 15, 2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