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回首

Categories: LifeBook
Tags: No Tags
Comments: No Comments
Published on: January 29, 2009

 

  记得在《哈佛商学院启示录》中曾读到过一个有意思的现象:有的时候我们会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一份新的工作,统计结果表明,这些朋友通常是我们之前较少联系、彼此并不熟悉的,而经常联系的朋友常常帮不上什么忙。因为亲密的朋友通常跟我们生活在一个圈子里,居住的范围、受教育的程度都非常接近,他们不大可能比你多知道多少东西。所以,给我们人生带来重大影响、甚至是转折的,也通常是那些较少见面的朋友、甚至是陌生人。

  新的一年开始了,在此我希望记录下去年遇见的一些人,有些素未蒙面,只是通过书籍和网络了解到他们的所思所想,有些真的有幸一睹他们的风采,并面对面的交流。他们带给我的震撼,无疑将会改变我生命的轨迹。

  Edmond Ho:他的年龄一直是个迷,年轻的外表和内心的城府完全不相称。在Money & You的课程认识他,有幸听他敞开心菲,讲述自己大起大落的人生故事,让我看到一位讲师、教练背后的艰辛和软弱。也因此后来听他讲课时更能体会到他话语中的能量。很希望能上他更多的课,可惜身体一直是他的主要限制之一。他的人生态度、学识都给了我相当大的影响。

  但斌:在Fujitsu作实习一年期间,有了一点闲钱,打算开始学习和实践投资。07年是股市疯狂的一年,而学投资最危险的一件事就是你的第一笔投资赚钱了,于是你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。08年,是从天堂跌入地狱的一年,我庆幸自己能在最关键的时候,读到但斌的《时间的玫瑰》一书,他将巴菲特的价值观和理念淋漓尽致的表达了出来,上升到一个哲学的高度,让我从另一个角度去观看投资,从中体会财富的意义。“我们要选择什么样的财富,去穿越这个时空?”

  张德芬:用平实的语言第一次把我带进了灵性的世界,从更高的维度去观察生活中的种种情绪和苦难。从此在生活中,自己的内心多了更多的淡定、平和,能够迅速分辨情绪与事实真相,不受自己思想的控制。

  Keith To:08年末最精彩的一笔。他对NLP的理解、应用和讲授可以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目前仅仅上过他三堂课,就大有相见恨晚之感,难怪Edmond Ho都对他赞不绝口。跟我同班的大部分都是40岁以上的白领和“白发”了,我很庆幸这么早能够遇见他、学习他的思想和理念。

  最近刚看完李欣频的《14堂人生创意课》,突然又多了好多好多想法和灵感。09年,会是更精彩的一年。

 

天空是蓝色 (分享)

Categories: 书摘
Tags: No Tags
Comments: 1 Comment
Published on: January 10, 2009

 

  一大清早起来,天气突然转冷。但却在网上偶然看到一篇暖暖的文章,讲的是禅修的经历。记得之前听梁文道也说过,禅修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。嗯,等毕业了,一切安排妥当之后,一定也去体验一次。

  (如果看过《当下的力量》或《遇见未知的自己》的朋友会有更深的体会。)



天空是蓝色
 

天空是蓝色,

树是绿色,

盐是咸的,

糖是甜的,

狗在汪汪叫。
 

  这是崇山禅师在证入宇宙人生的真理后的发现。没有比真理更简单直接的事情。周围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们什麽是真理, 只是我们製造了思惟, 有思惟便远离真理。哲学家笛卡儿说:「我思故我在」, 透过製造思惟便製造了「我」。每个人都执著了自己的知见, 痛苦就是这样产生。城市人总是在忙著赚钱,与别人计较、纠缠在恩怨情仇, 甚至製造因果而不自知, 像在泥浆裡打滚一样, 无法摆脱业网。然而, 生命是无常的, 没有一个人能够确定自己还有多少时间留在世上, 到了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天, 你能够带走些什麽?

空手来,

空手去,

是人生,

生也一片浮云起,

死也一片浮云灭,

浮云自体本无实,

生死去来亦如然,

独有一物常独露,

湛然不随于生死,

湛然这一物麽?

  我们必须证入这一物, 生命才不会枉费, 否则, 你带走的只是一件垢衣裳。 我誓要寻回这一物, 我决定参加秀峰禅院在大屿山觉修寺举办的「冬安居」禅修训练。八天的禅修营使我与繁华的都市隔绝, 这里没有电视、没有报纸、没有车声、甚至没有人声, 因为整个禅修是禁语的。每天看见的只是青山白云, 我不知道我会得到些什麽, 亦不知道我面对的问题是否会得到解决, 有这样想法已经是大错。 NLP教导我们,若你不满意现在状态 (Present State), 想要有一个理想状态(Desired State), 方法就是加入资源 ( Resources), 而禅则教导我们放下一切。NLP是百份百西方产物, 禅则是来自东方, 究竟那个才是真理? 我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。因此, 我只是保持不知的心 (Don’t Know Mind), 每一刻只是去做 ( Just Do It )。

  当大部份城市人都在熟睡的时候, 我们每天都要4:00 a.m 到禅堂静坐及做早课, 包括念诵、礼佛, 一直修行到晚上9:00pm。礼佛的意思并不是去拜他或求些什麽, 佛已经功德完满, 并不需要你去拜。礼佛是一个学习放下自我的过程。自我是一种谎言, 整个世界却在强调自我。看看布殊的自我性格, 执著自我便製造了一切的麻烦、衝突、矛盾。当自我消失, 一切便会回归和谐。看来修禅对他是好的。

  4:00am的大屿山寂静得连耳朵也在发鸣。在静坐中我过去的烦恼妄念不断走出来, 像狂牛一样到处乱撞, 我只是如实地观照, 容许它们出现, 也容许它们离开,半点也不去执著。这个过程有点像把一杯混浊的水放在一旁,容许它自然沉淀下来, 水便慢慢回复清澈。我已下定决心放下一切, 过了一段时间, 我发现内心非常透明, 再没有妄念烦扰著我。 原来当一个人脑裡没有念头的时候是非常舒服的一种感觉, 就像放下了很重的行李一样,我感觉到我巳经消失,就好像与整个宇宙合而为一,再没有赖柏谕,再没有我的思惟,此时只有外面的钟声。

  偶尔烦恼妄念会再走出来, 我知道那些只不过是一些幻象, 正如NLP的理论, 是一种对外界的Distortion(扭曲)、 Deletion(删减) 和Generalization(一般化), 我已看透它们, 它们已不能够再控制我。

  大屿山是一个很适合禅修的地方。蓝天、树木、微风、青山每天都在抚慰著我的心灵, 温柔地触摸著我的伤痛, 原谅著我的过错。我置身在大自然的怀抱中, 就像回到慈祥的母亲怀里, 感到非常舒服。

  禅修的另一个训练就是答公案。公案是一些特别的问题, 帮助我们切断胡思乱想, 体会什麽是不知的心。城市人的脑袋都喋喋不休,总是製造这个知见那个思惟, 痛苦就是如此製造出来。这些对人对事的思惟就像一条条绳子一样把我们綑绑著,我们失去自由,看不见真相。可是当一个人没有妄念, 一切便会看得很清晰, 这个时候天空是蓝色, 树是绿色, 一切如实地呈现出来, 禅就是保持思惟前的心, 证入我们的自性或者本来面目。这时候你已经从思惟解脱, 从所有执著解脱, 甚至从生死中解脱,你便会得到真正的自由, 甚致可以于生死之间来去自由。让我告诉你一个有关崇山禅师考验他的弟子的公案:
 

苹果与橙

  有一天,崇山禅师和他几个弟子坐在厨房里。桌子上有一个盛满苹果和橙的果盘。他拿起一个苹果便问:「这是甚麽?」
  学生说:「你不知道吗?」
  禅师说:「我现在问你。」
  学生答:「这是苹果。」
  禅师再拿起一个橙便问:「这橙和这苹果是一样还是不一样呢?」
  (如果你答一样/不一样, 禅师会打你三十棒, 因为你製造了思惟。)
  学生便拿起那苹果咬了一口。
  禅师问:「苹果有佛性吗?」
  学生问:「没有。」
  禅师问:「为甚麽没有呢?佛说所有东西都有佛性。你却说这苹果没有佛性。究竟那个才是真理?」
  学生把那个苹果递给禅师。
  禅师说:「我不要这苹果。给我另一个答案。」
  学生说:「苹果是红色的。」
  禅师说:「在此之前,我不知道这苹果的颜色,但现在你告诉我,我才知道它是红色。」

--节录自<<弹灰在佛身>>

  禅修营不会放过任何一刻的训练,包括工作禅。午饭过后便是一起工作的时间。我被安排与其他学员一起清洁地板,其他学员有些要洗厕所,有些要洗碗……这些看似枯燥乏味的工作其实完全反映一个人的待人接物态度。我作为培训师的身份平时惯于发号司令,在工作禅中我必须放下自己的身份,喜欢与不喜欢,保持一个只是去做的平常心,我发现当所有学员都放下「我」的时候,一心只是为做好那件工作, 所有工作都很快可以完成。

  到了禅修的最后三天,我发觉心灵已经可以慢慢平静下来,那隻狂牛已经变得比 较驯服了,整个禅修都在训练放下。我们都被教导要争取得到些什麽, 拥有愈多便愈成功。可是假如你能够懂得放下, 你所得到的往往会比你认为应该要得到的更多。你问我八天里得到些什麽? 我的答案是:「今天天气非常寒冷。」

  过去的容许它们过去, 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能够欢喜自在, 日日是好日!

赖伯谕 Raymond Yu
2009年1月10日


 

page 1 of 1

Follow Me
FacebookGooglePlusLinkedInrenrenTwitterSina
Email 订阅此博客

请输入你的邮件地址:

新浪微博

Welcome , today is Wednesday, May 22, 2019